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看我如何滅你 txt-第25章 離火漫天分享


看我如何滅你
小說推薦看我如何滅你看我如何灭你
八条黑龙上下翻飞,搅动的周围竟有魔气翻滚。
它们每条都有丈许长,周身还涌动着淡青的毫光。
这显然是实力达到武元力五重的魔龙。
见到有如此生物在前边挡路,柴弘扭头就走。
虽然,他的降龙八式的第一式刚能使出,浑身也劲力澎湃。
但是,他不认为自己有招惹那八条魔龙的实力。
还是走掉为妙,免得无中生有,惹祸上身。
可是,他刚转过身去,那八条魔龙“嗷嗷”几声嘶吼之后,竟然飞腾着向他扑来。
那八条魔龙,显然已是发现了他。
见被魔龙发现,并向他扑来,柴弘暗骂一声“晦气”,当即就施展大衍飞形术,飞奔起来。
在服食龙形玉髓之后,不但他的降龙八式有成,他的大衍飞行术也有了长进。
此时,柴弘见被八条魔龙追来,当下奋力施展大衍飞行术。
这一经奋力施展大衍飞行术,柴弘的身子竟然离地二尺有余 ,间直如御空飞行一般。
柴弘直觉儿耳旁劲风呼啸,入眼灰蒙蒙的雾气,也迅速地倒流。
若是有人能给柴弘测速的话,说不定他此时的速度,一刻钟就能达到百里。
冷宮 太子 妃
当真是风驰电掣!
然,即便柴弘如此快的速度,仍旧没有摆脱空中八条魔龙的追击。
飞奔中,柴弘偷眼观看,就见他身后的八条魔龙,嘶吼着向他飞速奔来,而且越来越近。
“这可如何是好呢?”
就算他将大衍飞行术施展到极致,还让八条魔龙越追越近,柴弘竟然觉得一时茫然无措。
可就在此时,柴弘就觉灰蒙蒙的视觉在变地红亮,而且越往前奔近还感到热度在増加。
“这是怎么回事?”
柴弘在努力运使大衍飞行术的同时,忙凝眸前视。
就见前面红光越来越盛,热度也越来越高。
“前面有大火?”
柴弘心中生出疑问,但脚下却不敢停顿。
八条魔龙呼啸而来的劲风,他感觉都快迫近他的脑后。
就算前面是火,也得看看前面无路再说。
柴弘继续飞速前行,然,热感也越来越炙热。
也就在此时,柴弘忽感觉后边的八条魔龙不追了 。
他回头望时,就见八条魔龙在不远处的空中盘旋 ,似是畏惧前边的热度。
见此情形,柴弘总算松了一口气——魔龙终于不追了。
他又能思索怎样离开这辽阔的空间了。
也就在此时,忽有个声音在柴弘心头响起:“继续向前!前面路虽是离火漫天,对你也是一种机缘。”
我那个乖乖!
前面是离火?
还是他的机缘?
什么意思?
柴弘心道。
离火,柴弘是知道,那是上古年间,天界太上老君的炉火,厉害非凡。
就算一丁点儿火星沾体,也能把人化为飞灰。
还让他向前,说是什么机缘,是化为飞灰的机缘还差不多。
“不要怕,机缘就在眼前!”
那声音,又在柴弘心间响起。
“嗯?”
骤然间,柴弘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怎么会有声音在心头响起?
他忙将神识内放 ,掠过脑海掠过心间,最后,柴弘在他丹田的旁边发现一物。
“残破玉片?”
柴弘失声叫了出来。
这残破玉片,是柴弘向他三爷爷柴清河讨要的。
他在残破玉片里边,发现一个残破的世界。
残破的世界里边有一个旋涡状符文,飘浮于整个空间。
正是借助着这旋涡状符文,柴弘才修炼出大衍飞行术。
又正是这个符文,让他在神秘之地的山洞之中,修炼出武元力。
可也正是因为修炼出武元力 ,他一拳打爆黑毛妖猴,碰伤拳面流血,血液沾染到残破玉片,残破玉片才就此不见。
可任柴弘想破脑袋,也没想到残破玉片会进入他的身体。
神识扫向丹田旁的残破玉片,柴弘发现那残破玉片还在震动,那心头的声音,显然是残破玉片以意识流发出。
让他前进,接近离火,是不是诱导他去送死?柴弘思索。
可又一转念,残破玉片就在他体内,让他接近离火焚尽,不也就等于焚毁了残破玉片吗?
所以,柴弘想到残破玉片让他这么做,绝对不是让他送死。
心念及此,柴弘大胆前行。
逐渐,柴弘的眼前,出现了离火的影子。
那是一个赤红的火焰,腾腾燃烧,似要焚尽天空,焚尽大地。
“再向前!”
此时 柴弘已极限调动体内的武元力,可仍感到炙热的高温,欲把他烤成肉干。
可残破玉片发出的意识流,还要他再向前。
他有点抵受不住了,他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听残破玉片的,再向前一步。
也就在此时,柴弘周身骤起一淡红色的光罩,那种炙热无比的感觉,登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是凭空隔绝了般。
“即然如此,那就再向前。”
柴弘又继续向前。
思绪的彼岸
逐渐,赤红的离火,犹如一个巨大的太阳,就在柴弘的眼前。
也就在此时,柴弘身体之内,暴发出一股极强的吸力,那赤红的离火,竟然似水流一般,被极快地吸入柴弘的体内。
“这是?”
火焰入体,这是找死的节奏,不把他焚烧成虚无才是怪事!
柴弘忙又神识扫入体内,他发现被吸入体内的离火 ,不但没有一丝灼烧感,还没有在他体内存留一丝,竟然是全部被吸纳进了残破玉片。
离火继续被残破玉片吸入。
随着离火的吸入,柴弘注意到 ,残破的玉片在逐渐修复,有的地方,都散发出晶莹之光。
然,这种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看似偌大的离火,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空间再度恢复辽阔与灰蒙蒙。
还在远处盘旋的八条魔龙, 猛然发觉没了炙热的火焰,当时又咆哮着飞扑而来。
见此情形,柴弘不由得开口骂道:“残破玉片啊,你这是做好事,还是做坏事?”
做好事,自然是指残破玉片,吸去了离火,将柴弘的前路危险解除,做坏事,自然是指残破玉片吸没了离火 魔龙再无惧怕,又可以追杀柴弘。
“我不叫残破玉片,我叫离火玉。”
“嗯?”
心头又有声音响起,柴弘神识再度注视体内。
他发现,残破玉片之上竟然出现一个幼童的身形。
那发出的声音,正是出自幼童之口。
“你叫离火玉?”柴弘神识传音问道。
“对!我叫离火玉!”幼童继续道:“虽然我只是恢复了一点点,你不用怕那追来的魔龙,我教你如何灭他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