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天命加身,我肩負拯救女尊大業 起點-第二百六十八章不能亂說讀書


天命加身,我肩負拯救女尊大業
小說推薦天命加身,我肩負拯救女尊大業天命加身,我肩负拯救女尊大业
而就在得知消息那一天夜里。
一件悲惨的事情降落在了他的身上。
本来已经说好了,女子会给自己时间考虑。
并表示愿意一直等。
陆雨平傻乎乎相信了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仅仅不到三天工夫。
女子假意看望之夜,发动突袭,采取霸王硬上弓形式,陆雨平以任何一种形式反抗过,却是无效。
无奈,守阳砂位置多添加了一瓣花朵。
自己自然成了龙府的主人。
当然,事后,他也以自尽方式,规避女子再度侵犯。
结果,反被龙竹悦将了一军。
原来是,经过一夜,两人罕见中奖了。
为此,陆雨平埋怨过系统,却得到它的警告。
无处发泄,他闷在心中,大感不值。
孩子是他的,陆雨平不能不认不是?
所以,在女子怀孕期间,陆雨平违心顾及女子感受,满足她一切要求。
每天一样,把他忙坏了,实属一言难尽……
本身,就因为在此期间,男子会有虚弱阶段,还要受罪。
短短两个月时间。
让他苦不堪言。
没有办法,为了孩子。
男子本弱,为父则刚。
他完全依靠意志撑着。
婴儿在女人肚子形成过程中,并不会因此举动而动了胎气,反而能使得茁壮成长。
整整两个月闭门不出,陆雨平躺在床上,他都感觉发霉了。
紫貂一直在旁边逗着他,让他感受到兽也不是完全坏的。
起码,紫貂就不是这种品质。
龙竹悦那混蛋,还是算了。
陆雨平已经无力吐槽。
他感觉,要不是为了孩子,这段感情已经没有必要持续下去了。
六七年时间,让陆雨平突破了玄尊境,他没有高兴。
顾月岚突破了玄冥境,他那一夜辗转反侧。
而龙竹悦,因为多次双修,修为到达一个恐怖境地了。
陆雨平根本对她的事情产生不了兴趣。
唯一让他兴趣的是,龙竹悦每一次回来带的消息。
两人能交流的话题,只言片语,都是关于孩子的……
入住龙府多年,周围一切,他熟的不能再熟了,可他始终未找到归属感,仿佛自己是一个府上做客之人。
发呆,是为了打发时间,等着女子带回来关于顾月岚的近况……
陆雨平的精神出轨,龙竹悦没有说什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她得到了男子的身,以及两人成功诞下女嗣。
时间会冲淡一切,男子的心,终归会回来的。
陆雨平在龙府上能随意走动,但他不能踏出一步。
就好像,他是一只金丝雀,被困在笼中。
别人羡慕他的生活,他却羡慕别人的自由。
按照女子的话说,“外面坏人多,不安全,是为了他安全着想。”
其实,就是一大谎言,想要彻底将自己绑在她身上。
日子难熬,也过得很快。
过得恍惚,也有滋有味。
陆雨平将藏匿衣襟的宝石放到衣服外。
注入玄力。
女子的身影,缓缓出现。
陆雨平看得如痴如醉。
她,现在过得怎样?
容颜有变化么?
只有没人的时候,陆雨才取出一看。
但也只是一瞬。
他不敢看太长时间,因为看的越久,他就会忍不住思念的情绪。
当然了,看的时候都是选择龙竹悦不在府上的时间。
要是被她知道了,不弄碎就怪了……
突然,他耳际似乎听到轻微声响。
陆雨平登时紧张万分。
算算日子,龙竹悦传音,说近期会提前回来。
该不会是今天吧……
他手忙脚乱将留影石藏匿回衣服内。
刚做好一切,两边肩头受到重重一压。
紧接着,耳边一热,传来一个轻灵的声音。
功夫神医在都市
“爹爹,你又在这发呆啊!
是在偷偷想着娘亲吗?”
没错,这女孩是陆雨平与龙竹悦的结晶产物。
只见,身材娇小女孩,有着粉嫩的肌肤,头顶上,一对稚嫩的龙角挺立,扎着双马尾,随着脑袋移动,而一晃一晃的。
微笑时,月眉弯弯,露出浅浅一对酒窝,与两颗可爱的虎牙。
玖蘭筱菡 小說
煞是可爱。
“悦儿醒来了,天色还早不多睡一会?”
陆雨平当然不是想着龙竹悦,而是另有女子,这些不能让女儿知道。
他笑而不语,抓住抱着自己脖子的手,将她揽入怀里,让她躺在膝盖上。
方便自己注视着她。
“不了,我已经睡够了喔!
再睡下去,脑袋都要给睡坏掉了。
若是今天娘亲回来,看见我还在呼呼大睡,该说我是一头懒猪了。
我才不喜欢被说是又丑又蠢的肥猪妞。
我是一头可爱,又聪明的小龙。
要当爹爹最贴心的小棉袄。
所以,只要爹爹不开心的时候,我这个爹爹上辈子的小情人兼护花使者就会出现。
一辈子,只为守护爹爹一人。
不让爹爹难过。
所以呢!
爹爹别伤心哦!这对身体非常不好。
暴露了!鸡尾酒骑士
当初娘亲也是非常非常喜欢你,才选择以那种方式强迫得到你的。
要不然,也没有我这么可爱的女儿了。
对了,我要去紫小娘那,她今天要教习我修炼,我过去了哟!”
龙雨悦马尾辫一甩,猛的跃起脑袋,偷亲了陆雨平一口,笑意吟吟,瞬间挣脱怀抱,迫不及待找紫貂玩。
龙雨悦天生怪力,陆雨平也拿她不了,每次都会被她不知轻重的力气弄得发疼。
她出生不久,由于紫貂经常陪护在旁边逗着她玩,所以一龙一貂也变得熟悉亲近。
紫貂跟随来到龙府,可是被龙竹悦厌恶的。
陆雨平说不清楚厌恶原因。
想来也是因为同等是兽出身,各自看不顺眼。
并且,怕她整天跟男子腻歪,抢了男子的心,就将她赶到厕所旁居住。
此时的紫貂,定然是不满待遇与周围恶臭,躺在某个太阳底下埋怨谩骂着。
美丽新世界
悦儿跟她亲近,帮助紫貂打发无聊时间,也由着她去了 。
让他不满的是悦儿的称呼问题。
更正多少次都这样,不知道是看了一些什么书而蹦出的词汇。
“唉!都说要叫阿姨,叫娘是与爹爹有了亲密的关系才那样称呼的。
还有,那个什么小情人可不能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