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於樂不太成功的自傳討論-第四十四章


於樂不太成功的自傳
小說推薦於樂不太成功的自傳于乐不太成功的自传
日子总在磕磕绊绊的过着,哪有什么一帆风顺,只不过展现给外人看的,永远是好的一面,自己的辛酸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得到。
收回来的苞米棒子去了皮,各家都摊在院子里晒着。干得差不多的时候,陆陆续续的开始给苞米脱粒。村子里有脱粒机,用拖拉机的柴油发动机提供动力,跟麦子的脱粒机原理差不多。这天幼儿园上课的时候。老师通知孩子们一会儿去帮别人打苞米(脱粒),干完活后会有奖励。
幼儿园前排东面那户人家的妇人,跟幼儿园老师关系好,头天晚上约好了打苞米的机器后,找到了幼儿园老师,让她发动孩子们去帮她打苞米,这样自己的老公就可以继续在外赚钱,不必旷工在家了。老师想着反正就是让孩子把苞米搬到机器前,不是什么累活,他们在家也常干这种活,便一口应下。
上午九点,老师领着孩子们准时到了前排妇人家。机器响了起来,大人们站在机器跟前往里扔苞米,孩子们也行动了起来。力气小的孩子一只手一棒苞米往大人身边送,心眼多的孩子磨洋工,好像在忙又好像并没有帮到什么忙。于乐心眼实,跟木匠的儿子找了个提篓子,俩人半篓子半篓子的抬着跑着运苞米,跟其他几个心眼实的孩子比赛一般炫耀着自己的劳动能力和气力,谁都不想被落下。
于乐感觉过了好长时间,自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满头大汗了,机器才终于停了下来。
“来来,都过来站成一排,给大家发苹果。”老师招呼孩子们排成了一排,妇人拎出了一兜子红富士苹果开始分。
于乐气喘吁吁,努力压匀自己的呼吸,兴奋的等待着自己劳动后换来的奖励。见到还有两个人就发到自己了,于乐赶紧把双手合拢抬了起来,放到胸前,等待着苹果落到自己手中。妇人走近了于乐,扫了于乐一眼,似乎当他不存在般直接绕了过去,把苹果给到了下一个人的手中。
于乐慢慢的将手放回了背后,两只手不停的抠着手指,脸红的低下了头,眼泪在打转,他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于乐在心里不断的问着自己,回想着自己刚才跑来跑去的画面,不敢说干的最多,但一定比绝大部分人多。可是为什么不给发苹果呢?于乐想不通,觉得自己被无视了后,他不敢看其他人,担心自己的窘迫被别人发现。其实,其他的孩子们正沉浸在得奖的喜悦中,并没有人去注意于乐的表情,很多时候,担心别人对自己产生什么看法的想法,都是自己在脑中杜撰出来的。
回到了幼儿园,孩子们吃起了苹果,于乐自己包里也有苹果,每年下苹果的时候,张玉英都会帮别人摘苹果,作为报酬,别人也会送她几筐,于乐家里并不缺苹果,只是,今天的苹果对他来说,意义更重要。看着大家都吃苹果,自己不吃,会被人发现异常,于乐也拿出来自己的苹果吃,唯一不同的是别人的是红色的富士,他的是绿色的元帅,颜色上有点差异,好在他注意到没人在意他吃什么。
拐个妈咪带回家
小孩子的心思没那么久,吃完了苹果,不开心的事也就抛在了脑后,于乐没有跟父母和其他任何人再提起过这件事。只是后来,每当于乐想跟别人要东西吃的时候,就会想起那个画面,自己伸出双手如乞丐般却被人无视,最后,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最终,于乐养成了别人不给,自己便不会主动索取的性格。
慢慢的,当随着于乐的成长和接触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他对人性的了解也越来越透彻。有时候,一个人的出身,是无法改变的,就算你再努力的在一个人面前去表现,去付出,可能在他的眼里,依然会瞧不上你。所以,再多的奋斗和努力,并不总一定会有好结果,于乐明白了这个道理,却并没有放弃拼搏,不是为了奖励,仅仅是为了自己的问心无愧。错的是别人,自己做到最好就可以了。就像家里穷的时候得不到的那个苹果,当想通了后,便释怀了。
天气渐渐变凉,晨间也起了雾,衣服越穿越厚,冬天要来了。
銅牙 小說
幼儿园在西南墙角垒了一个旱厕,只有一个坑,没有门,男女共用。每当下课的时候,厕所里会有好几个孩子一起方便。小孩子对这些并不在意。于乐却从小不喜欢很多人一起上厕所,觉得这是很私密的事情,总是要等到没人的时候才敢自己去方便,所以,每回实在憋急了,才会偷偷看一下是否有人,没有的话赶紧解决。
糖果屋
这天下午课间,厕所一直有人,于乐无奈只好憋着上课。可老师偏偏讲起了长长的故事,一直没有下课的意思,于乐想去厕所,又担心被老师骂,因为之前有孩子去厕所,都会被骂两句。他强忍到了极限,终于憋不住,一股暖流顺着大腿流到了鞋跟里,屁股也被大便垫高了一点。肚子瘪了下来,舒畅了不少。好在天冷,似乎味道并没有扩散,也没人察觉到。
于乐就这样干坐了一下午,一动不敢动,放学时,他觉得大便都干了。回到了家,也没主动开口说。张玉英鼻子好使,她总感觉不知哪里有一股臭味,闻着闻着闻到了于乐身上。尤其是屁股那,很重的屎臭味。张玉英愣了一下问道:“你是不是拉裤筒里了?”
“嗯。”于乐点了点头。
“你多大了,还能拉裤筒里!”
“当时在上课。”
“上课又怎么了,你不会跟老师打报告?你赶紧脱下来洗洗。”
于乐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终于把坐了一天的裤子脱了下来。
张玉英心里不免担心这孩子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私底下偷偷跟于德忠说:“你儿子是不是有点彪?这么大了还能拉裤筒里。你得好好注意注意。”
后来,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了小学二年级,同样的特点是老师们对上课时要求去卫生间的都会骂几句,说什么“懒驴屎尿多”或者“不准去,给我憋回去,净给其他同学添麻烦”之类的,于乐只是不想被骂,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提方便之事,觉得不雅,还会给其他人添麻烦。
很 好 吃
樑少的寶貝萌妻
长大后,于乐总拿自己小时候这两件事开玩笑说,太守规矩,太替他人考虑,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何况他人可能也并不会领你的好意,当你忍到了极限,走投无路时,打破规矩并不可耻,哪怕背负了骂名。因为有些痛苦,别人体会不到,就像那两个老师一样,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让你“憋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