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我於人間立長生 線上看-第95章:一夜聚盡浩然氣推薦


我於人間立長生
小說推薦我於人間立長生我于人间立长生
荀墨何许人也,连他诵出的声音中都充满了钦佩之意,周围的人何来别样言语。
大殿中最后一道声音是萧长夜放下毛笔的声音,之后便是死一般的寂静,用鸦雀无声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纵然夜风徐徐,纵然有人呼吸沉重,那也听不见。
萦绕在他们耳畔的只有萧长夜笔下的一笔一划描绘出的景象。
主位之上,霍道南看着少年那张显得憔悴无力的脸颊,瞧着他并没有多么强壮的身躯,内心便如那沧溟水,惊涛骇浪翻涌不停。
大鹏同风,扶摇直上,九万里之高,那是何等的境界?
这个少年,竟有如此志向,竟然如此骄狂。
他本以为像陈士先这样的少年已经算是狂到没变,何曾想,萧长夜竟比之还要高上九万里。
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却也当真无愧年少。
突然间,他心中竟有些羡慕,羡慕萧长夜能够拥有这样一颗道心。
他看见萧长夜放下笔,向自己位置上走去。
其背影多少能看见些许嘚瑟,可是他有令人无法反驳的嘚瑟的力量。
不待他多想。
一股颇为强大的浩然正气从殿东方向传来。
不少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变吸引,纷纷看了过去。
“是苏誉,他…他这是在破境玄彰?”
一人声音无比颤抖,难以置信。
玄彰入坐明,既要见得天地之造化,更需要契机,这份契机便是机缘,也是命,很多人走到破境的最后一步,究其一生也没有找到破镜的契机。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是萧长夜给了苏誉这份机缘。
因为苏誉来自杏山学府,作为儒家学府,诗词歌赋对他们来说也是另一种必修课,当然,写诗作词更多时候只是儒家子弟修身的方法。
不过他们也会在先贤诗词之中体悟先贤真意,某些时候,便会引动体内浩然,进入一种玄妙的境界,道家将之称为坐忘,佛家将之称为觉悟,儒家则称之省(xing)身。
通俗的说,就像某些人会因为一句话感到热血沸腾一样,但这样的共鸣并不是人人都会有。
很显然。
在刚才的寂静之中,苏誉很可能是进入了省身之境,找到了属于他的破境契机。
浩浩荡荡的天地灵炁自殿外纷纷涌来,苏誉胸中浩然又激荡而出,弥漫向四面八方。
无数人瞠目结舌的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幕。
然而不待他们有所停歇。
“天呐!徐…徐文哲他…他也在破境藏气!”
说话的人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他现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对于萧长夜所写的诗同样万分佩服,为何自己没有这样的机缘?
两人同时破境,引动的动静不可谓不小。
“肃静!”作为宴会主持之人,霍道南当即下令,让众人稍安勿躁,破境之时外界若是太过吵闹,对于破境之人来说绝非好事。
也随着他的话。
很多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即盘膝闭目,竟是开始修行感悟起来。
而写下诗的萧长夜,很懵逼的看着破境的人以及坐下来开始参悟修行的人,心想他这个写诗的人都没什么感受,即便有那也只是对扇了别人耳光的快感和被人所仰慕的虚荣感。
至于体内流淌的鲜血和经脉之间的灵炁,那怕是一丝丝的波动他都没有感受到。
“我去,萧长夜你要不也让我破个境?”
陈士先走了上来,拉着他说道:“不然你也太没义气了?”
不等萧长夜回到,书书便道:“你自己没命,先生再怎么帮你也没用。”
“嘿,你这小丫头,会不会说人话!”
说虽这么说,书书一个命字却也让陈士先没有多问。
从古至今流传着一段话——升元之下看命,升元之上拼命。
一个命字足以道尽漫漫修道之路。
能否修道,看命!
能否入藏气,也是看命!
每一次破境,都是一次看命。
有大能者说,步入升元之境后,便不再看命,因为凡世间之人,走到这一步之后,都将无命走向更高的层次。
那么能做的,便是拼命,也就是逆天而行。
这便是修行本逆天而行的由来,某种层面来说,他只适用于升元以上的修行者。
还有一句话也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当然,谁也不能百分百确定,一名修行者在走到升元之前,都是命中注定。
就如同此刻,苏誉和徐文哲的破境,难道就真的是命中注定?
然而凡事有例外。
凡世间之人这句话的例外来自十几年前一个女婴的降生。
后来她被取名叫沐云英。
在很多人看来,沐云英既然身负天命,那么无论是升元下还是升元上,她都注定是能够走过去,真正踏上大道的人,也正是因此,天下有无数人都在羡慕她有这样的命。
甚至妒忌,为何她会有这样的命?
种种原因,让每一名修行者都极注重破境之机。
因为注重,所以艳羡。
万界点名册 小说
此时此刻,众人纷纷效仿苏誉徐文哲两人的举动便是如此。
“一群天真的家伙,真以为一首诗就能帮你们破境,真这么简单你们还苦修什么,天天去背诗好了?”
白武罗婴讥笑起来,仿佛将所有人都当成了傻子。
然而下一刻。
又是一道充沛浩然之气破出体内,与流淌在天地间的灵炁相互交缠。
“师兄,这…这可真邪乎啊。”
白武罗婴身边又一人说:“师兄,好像真的有用?”
说完,他们竟也立马打坐参悟起来。
白武罗婴见众,一拳就要朝身边的人打过去。
只是耳畔轰然一声,竟又有人有所感悟,虽不是破大境界,即便是一个小境界,那也太惊世骇俗。
白武罗婴立马闭上眼睛,之后却是一阵挤眉弄眼,连萧长夜写的什么也不知道。
……
京都城外,国教静宫天枢楼上。
一名手持权杖,黑发曳地的老人凝眸望向锦意楼的方向,感知到天地间纷纷流动的浩然正气,神情微震,“一夜聚尽浩然气,莫非将出第二个王辅机。”
老人旋即抬头看向浩瀚星空,寻找之间,他看见一星闪烁,正向南方某颗无数人艳羡的星辰移动而去。
老人眸子逐渐灰暗下来,喃喃道:“祸从口出,命数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