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蜀山軼事 張不倫-第九十七章 在校學習和趕廠車的那些日子3相伴


蜀山軼事
小說推薦蜀山軼事蜀山轶事
教数学的江老师是个个头不高,胖胖的中年女教师,也是个挺有意思的人。江老师讲课进度是全校最快的,语速也快,往往用三分之二的时间就把一个学期的课上完了,而且在课堂上还会频频提问,屡屡回答错误必会遭到她丝毫不留情面的严厉批评。因此上江老师的课,不提前做好预习,简直就是生不如死的感觉。
不过每个学期剩下的三分之一时间,江老师会返回头来,把每章每节重点难点再带大家详细讲解复习一遍,并且在此过程中会安排大量的测验,她改卷也快,上午考完下午就能公布分数与排名。如此几番下来,重点难点都被考糊了,因此不论大考小考,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泰然处之。
到了每周六,张不伦他们最怕的就是江老师突然来一句:“明天上午加一节数学课啊!”那个时候老师补课不收费,全是自己加班尽义务。不过尽管这样,张不伦他们还是会在周六下午,心惊胆战地拜过天上每一位大罗神仙,盼着江老师周日千万千万不要开展义务劳动。可是,神仙显灵的时候不多。
每天数学课结束,除了常规的家庭作业,有时候根据课程进度,江老师会出个两到三道趣味思考题,让大家带回家解答,不一定要全解出来,但是第二天上课她是必须要提问的。解思考题的感觉是五味纷呈的,特别是遇到一些难题偏题的时候,整个解题的过程简直是从苦思冥想,辗转反侧,烦躁焦虑,灵光一闪再到畅快淋漓的全程体验。
比如有一天晚上,江老师的思考题中就留了这么一题,让大家思考。
说是小熊的妈妈生病了,为了能挣钱替妈妈治病,小熊每天天不亮就起床下河捕鱼,赶早市到菜场卖鱼。一天,小熊刚摆好鱼摊,狐狸、黑狗和老狼就来了。小熊见有顾客光临,急忙招呼:“买鱼吗,我这鱼刚捕来的,新鲜着呢!”狐狸边翻弄着鱼边问:“这么新鲜的鱼,多少钱一千克?”小熊满脸堆笑:“便宜了,四元一千克。”老狼摇摇头:“我老了,牙齿不行了,我只想买点鱼身。”小熊面露难色:“我把鱼身卖给你,鱼头、鱼尾卖给谁呢?”
”狐狸甩甩尾巴道:“是呀,这剩下的谁也不愿意买,不过,狼大叔牙不好,也只能吃点鱼肉。这样吧,我和黑狗牙好,咱俩一个买鱼头,一个买鱼尾,不就既帮了狼大叔,又帮了你熊老弟了吗?”
小熊一听直拍手,但仍有点迟疑:”好倒好,可价钱怎么定?”狐狸眼珠一转,答道:“鱼身2元1千克,鱼头、鱼尾各1元1千克,不正好是4元1千克吗?”小熊在地上用小棍儿画了画,然后一拍大腿:“好,就这么办!”四人一齐动手,不一会儿就把鱼头、鱼尾、鱼身分好了,小熊一过秤,鱼身35千克70元;鱼头15千克15元,鱼尾10千克10元。老狼、狐狸和黑狗提着鱼,飞快地跑到林子里,把鱼头鱼身鱼尾配好,重新平分了,……
第二次也很美
小熊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想:我60千克鱼按4元1千克应卖240元,可怎么现在只卖了95元……小熊怎么也理不出头绪来。
问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张不伦拿到了题看了几遍也没缕出个头绪,在学校把其他作业做完就和金小宝一起,坐厂车回家了。那天晚上,张妈妈不知道从哪弄到了些田螺,在这个季节里,能找到田螺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烧好了以后,兄弟俩终究抵挡不住美味的诱惑,边吃边聊,等把一大盆田螺消灭干净,已经是九点来钟了。
拿起了书的张不伦又看了几遍,想了各种可能,又被一一推翻。不知不觉,困意上来,心中尚存一丝侥幸,想着估计明天提问不一定能找到我,洗漱完倒头就睡。
第二日课堂之上,江老师课上到一半,果然抛出了这个问题。绕行课堂一周,见全班鸦雀无声,说道:“如果再没有举手的,我就点名啦!”
看着江老师抬头寻找着发言人选,张不伦默默低下了头,心中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张不伦,你来回答!”越是怕鬼,鬼就来了。
张不伦不情不愿地缓缓站起身,又看了一眼题目,心一横,算了,我就瞎讲了吧:“额,这个鱼头,鱼身、鱼尾加一起是一条鱼……”
江老师眼一亮,表扬道:“张不伦同学看来是思考了的,这就是这道题的关键,坐下!”
顺着江老师的话,落座后的张不伦脑子里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瞬间一下就恍然大悟,鱼头,鱼身、鱼尾加一起是一条鱼,不管是哪一块都是卖4块钱,而分开了呢,分开以后鱼头,鱼尾就不值钱了,原来如此!
不过从那以后,出了一身冷汗的张不伦,再也不敢在学习和作业上抱任何侥幸之心了。
不过江老师有的时候也挺执拗的,一段时间她布置给学生的课外题是每天无题,不管是自己出的,还是从习题集上找得都行,还让张不伦负责收作业和批改。
张不伦做了几天后,突然灵机一动,每日给自己出五道最简单的题,完成作业速度果然加快,每日从学校离开的时候所有作业基本上全部都完成了。到了批改的时候,还会毫不犹豫的在自己作业本上写上一个大大的甲。
结果一天课堂之上,一个叫徐娟的女孩突然就发难了:“报告老师,张不伦每次都给自己出最简单的题,而且还给自己打甲!他作弊!”
江老师一愣,慢慢走到张不伦桌前,翻开了他的作业本,问:“你为什么给自己出这么简单的题!”
张不伦哪敢说我想偷懒,支支吾吾说我想练练基础,把基本功练扎实,江老师不置可否刚准备转身,从小到大最痛恨别人告状的张不伦二杆子脾气又犯了,从书包了掏出《五六年级小学生数学习题集》,直接扔给了徐娟:“你不是说我仅做简单的题吗?你可以随便从上面找五道,我解给你看,解错一题回头怎么处罚我都行,如果我全对,你必须给我道歉!”
天才布衣 小說
江老师既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只是静静看着他俩。徐娟翻翻书,还真挑了五道题,张不伦上了黑板,那天算是走运,居然全做对了。教室里孙玉琪,魏林棋、何元等人叫好声一片,张不伦回首拱手致意,把徐娟,吴倩等等几个平常好打小报告的小姑娘气得够呛。
旧著龙虎门
洛陽錦 尋找失落的愛情
张不伦也没让徐娟道歉,得意洋洋回到自己座位坐下。江老师见状,也没多说什么,大声说:“来,我们接着上课!”
只是从那天下课后,江老师很长一段时间对张不伦很冷淡,弄得张不伦甚是忐忑却又不知错在哪里。
后来一天学校组织大家去大蜀山玩,那天大家玩得都相当开心。下山的时候,看着往山下一路疯跑得张不伦,江老师喊住了他。
“知道老师为什么不理你吗?”江老师问张不伦。
张不伦挠挠头,想了半天:“我不应该光简单的题做,我不应该和徐娟打赌!”
“错了!”江老师摸摸张不伦的头,看着他:“老师生气的是,你骄傲了!你聪明,但是学习这个东西和做人一样,还就是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来的,光靠耍小聪明,以后你是永远不会有收获的,明白吗?”
张不伦点点头,江老师笑了,拉着他的手:“走吧,我们一起下山!”
轻盈数语,浓抹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