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穿越有點早 青銅老五-第四百五十六章 突然喜歡熱推


這個穿越有點早
小說推薦這個穿越有點早这个穿越有点早
因为急着去看电视的缘故,他们这顿晚餐吃得飞快。
都还没用上十分钟,倪映红就开始收拾碗筷。
就在小倪端着碗碟准备去洗刷的时候,昨儿个约好了一块去看电视的大表姐从门外走了进来。
见倪映红竟然才吃完饭,她赶忙过来帮忙,同时还对小倪一阵数落:“不说好了六点就走嘛?怎么现在还没收拾完?一天天磨磨唧唧的。”
“哎呀,也不能怪我啊。”小倪刷着碗,一脸愤愤的分享着自己的伤心事:“我俩回来的时候,在门口遇见个小流氓,撞坏了我们东西不道歉不说,还想动手,就因为他我们才耽误了点时间,要不早就完事了。”
“啥玩意儿?流氓都欺负家门口来了!”大表姐一听急了,瞪着杏眼道:“知道那人家在哪不?姐给你报仇去!”
“您可歇着吧,姑娘家家的,一打架你比谁都积极,有这个功夫不如赶紧处个对象呢。”倪映红无语的白了她一眼,端起洗好的碗碟倒出里面的水,就赶忙去厨房。
少顷。
收拾妥当的三人就出了家门。
到了轧钢厂,这回都不用问,人许大茂直接就给留了地方,还是最前排的黄金观视位。
今天的开场节目不是电影,而是老套的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可一帮人依旧是看的津津有味,哪怕他们早都已经对情节了如指掌。
楚恒还是如昨天那般的无聊,节目他看不进去,大家的注意力又都在电视上呢,也没谁陪他说话。
他东张西望的坐了一会后,突然瞧见秦京茹竟然也在小礼堂呢!
秦小妞正坐在靠后位置上,跟其他人一样聚精会神盯着电视剧。
“嘿!”
这贼斯眼珠一转,突然咧嘴笑了笑,旋即转头对身边的李富贵说道:“李叔,我有点困了,把你办公室钥匙给我,我去那躺会去。”
“啊?”
李富贵不舍将目光从电视上移开,想也没想的就把钥匙递给了楚恒,末了还嘱咐道:“走的时候别忘了把门锁好。”
“放心吧。”楚恒笑着接过来,然后又跟媳妇交代了声,便站起身来。
而秦京茹在他站起来的时候,也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他,小妞对这道身影太熟了,别说是个背影了,他就是光露出一根手指头,她也能通过长短跟粗细准确的分辨出是不是自己的情郎。
当楚恒转身往出走时,他不着痕迹的跟秦京茹对视了一下,递给她一个出来学习的眼色,便晃悠悠的往小礼堂外走去。
从门内出来,楚恒摸出根烟点上,便靠在门口等着。
他并不担心秦京茹没懂他的意思,俩人也在一块挺久了,早就修炼到了一个眼神就能知道是该翻身还是该抬腿的境界了。
这点小默契还是有的。
造化之王 小说
楚恒抽了几口烟后,秦京茹果然急吼吼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哥!”
小妞喜滋滋的走到楚恒身边,眼中满是浓情。
“嘘!”
楚恒竖起手指放到嘴边,示意她不要说话,旋即就转身往办公楼的方向走去。
秦京茹顿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怀揣着激动的心情,赶忙踩着小碎步跟上。
俩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没有任何交流。
不多时,就来到了办公楼。
此时整栋楼里都黑漆漆的一片,别说是人了,连个鬼影都看不到。
这俩野鸳鸯方一走进楼里,就忍不住相拥在一起,然后就手拉着手腻腻歪歪的一块上了楼,进了李富贵的办公室。
展开了新一次的学习。
快到九点的时候,又一次倾囊相授的楚恒与学了满肚子经文的秦京茹才恋恋不舍的从撒了消毒水的办公室里离开。
“明天七点半,你去粮店附近的大榆树巷等我,到时候我去找你。”
办公楼下,楚恒一边往身上挤着青橘水,一边对二房嘱咐道。
“嗯,那我先回去了,哥。”
小妞拿着情郎给的一颗青橘,欢欢喜喜的回了大杂院。
虽然她也很喜欢看电视,可这个跟与情郎约会比起来,那只是浮云罢了!
“回去得吃点枸杞泡虎鞭酒补补了啊。”
楚恒揉揉发酸腰子,笑眯眯的看着一瘸一拐的离去的二房,突然就开始喜欢看电视了。
啊……应该是喜欢来开电视。
“得意地笑啊,我得意地笑啊。”
狗东西一脸舒爽的哼着曲往小礼堂走,随手将刚剥下来的橘子丢进嘴裡,酸得他臉都皱成了菊花。
“真特么难吃!”
不多时,他回到了小禮堂,电视节目也到了尾声。
楚恒弯着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后,便将钥匙还给了李富贵。
倪映红闻到一股子浓浓的橘子味,皱了皱鼻子,转头看了男人一眼,好奇问道:“你怎么又一身橘子味?”
“刚回来的时候碰见个熟人,给了我俩橘子,我吃了一个,这个给你留着呢,我对你好不好?”楚恒笑嘻嘻的从兜里拿出一个青中泛黄的橘子递给媳妇。
“嗯……挺好的。”倪映红见这么点小事男人都还惦记着她,顿时受用无比,笑盈盈接过橘子,然后就转过头一边剥橘子,一边看电视。
当橘子入口,小倪姑娘也差点被酸一个跟头,小脸都堆到了一起。
可她却舍不得扔。
要是换做平时,这么酸的橘子早就让她塞丈夫嘴里去了,可这个是楚恒特意给她带回来的,她可舍不得扔,甚至连旁边的大表姐想要她都没给。
姑娘护食着呢!
又坐了一会,电视节目很快就结束了,观众们依旧欲求不满,嚷嚷着没看够,恨不能整天整宿的看下去一般。
楚恒几人回到小梨花时,已经九点半多了。
来到家门口,院门上的锁被人打开了,西屋裡还亮着灯。
显然是姥爷回来了,他并没有在柳家住下。
几个人在两只小狗的迎接下,呼啦啦进院,又跟姥爷招呼了一声,就赶忙去洗漱。
很快他们便各自睡下。
大表姐还是躺在罗汉床上,就在她刚刚酝酿出一点睡意的时候,那熟悉的“嘎吱”声又响起来了,隐约中还伴随着粗重的喘息。
“再来这睡觉我就是狗!”
大表姐幽幽的睁开眼,知道这又是个不眠的夜!
生产队的驴都没这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