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輪迴路上 蓮池月-第四百六十五章 驚動警察展示


輪迴路上
小說推薦輪迴路上轮回路上
林峰的灵魂立马归位,他又成了林峰附体,却还是睡着的状态。山神再伸手念几声咒语,林峰附体醒过来了。
醒过来的林峰附体站起身在穿衣镜前一照,见自己皮青脸肿的样子,而且穿的是女人服饰,他直摇头,骂了汪思思几句,便打开柜子找出男人的衣服穿上。
汪思思的灵魂回归阴界,看见山神、山魈、树精、藤怪、水妖站在房间和门口正拦住她,她吓得惊慌失措,迅速从窗口闪离。
忽然外面响起“呜唔呜唔”的警车声,是那么急促。房门口的刘父、刘母转过头一看,一辆警车已开到屋前场子里来了,并缓缓地停住。
从警车上相继下来三个警察,直往婚房里走。山神等众神鬼怪一伙立马撤离。
林峰附体迎着领头的警察问道,是谁报的警?刘父跟进来,抢白,是我见房里打斗得厉害,才叫一个村民报的警。
林峰附体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非常明显。而且地上丢有假发、口红、唇膏、指甲油,还有那个坤包等等,一片狼藉。
领头的警察瞟一眼发问,你跟谁打架?是谁打了你?
林峰附体回答,我已经把那个人打跑了。
一个警察拿出本子来作记录,另一个警察拿出相机在现场拍照。领头的警察冲着林峰附体说,那个被你打跑的人叫什么名字?林峰附体回答,叫汪思思,是个女的。
领头的警察眼珠儿一挪,继续问,她是哪里人?林峰附体回答,应该就是当地人,她早已死去,是她的灵魂跟我争抢刘雄的身体充当附体。领头的警察一听,惊诧地问,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懂。
刘母站在旁边抢白,刘雄是我的儿子。刘父伸手轻轻把刘母一推示意她不要讲。
领头的警察看到这个动作,示意她讲下去,她却不讲了。刘父自己则指指点点原原本本把这个奇异的经过讲完,还大发感慨,家里出了妖孽古怪,恳请民警同志帮我们驱赶。
领头的警察说,我们不相信有这种事。刘父望着林峰附体说,你看他被打得皮青脸肿,都是鬼打了的,打的不是鬼,倒是我的儿子。民警同志,可要帮我想个办法,把这些鬼神赶走,让我的儿子回来,灵魂归位,拥有他自己的身体。
另两个警察再次瞅着林峰附体的脸。林峰附体瞅了刘父一眼,显然对他所言不满意。遂掏出阎罗王发的灵魂附体证书,在三个警察面前一晃,说我是合法的,地府发了证。
三个警察,还有刘父、刘母根本看不见那个证件。领头的警察说,你所说的证件,我怎么看不见?只看见你的手在我面前晃动。
林峰附体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哦一声便作解释,你是看不见,这是阴性物件,阴间的鬼神可以看见,你们都是阳间人,哪里能够看见?像我因为灵魂附体了,都看不蛮清楚,只感触得到。又顺手将那个证件放回身上。
领头的警察望着林峰附体说,我怀疑你是不是神经有问题,应该到神经病医院治一治。
林峰附体说,我非常正常,没有神经病。领头的警察又说,你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不像别人打了的,都是你自己打了的,这不就是神经病状态吗?还有,他望一眼地上丢得狼藉不堪的女人用品,大发感慨,我还发现你有恋女癖,尽用女人的东西。
林峰附体摇着手辩解,不是。他手指地上的女人用品接道,这些都是那个女鬼所用的东西。
领头的警察板着脸反问,哪里有什么鬼呀神啦?世上无神鬼,尽是人做起。遂把手一挥,走出房间,又回头望着刘父、刘母说,你们家的鬼事我们管不了,看得见摸得着的事弄出了乱子,我们才可以管一管。
另两个警察朝林峰附体投去一个嘲弄的眼神,也跟着出门离去。
不觉过了半个月,刘父从自家那边房出来,走到刘雄这边婚房门口,突然听到屋里噼哩叭啦砸东西的响声。
他推开房门一看,只有林峰附体独自在里面,正躺在地上仰面朝天爬不起来,嘴里直嚷,打死人喽!但又看不见打他的人。刘父蹙着眉叹道,又闹鬼了。遂退转去叫出那边房里的刘母。
刘母走过来一看,明白了几分,叫道,林峰,是不是那个女鬼又在跟你争附体?林峰附体点头,又抬头说,快报警去。
刘母尚未转过身,像被人推了一掌,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刘父把她拉起来,直嚷嚷,快到村委会去打电话报警。
魂集
一位瘦个村民走过来见刘父搀扶着刘母,又从门边看见房里的林峰附体仰躺在地上尚未爬起来,欲进去扯他起来。
刘父对他说,里面闹鬼了,扯也没有作用。还是到村委会去打电话报警为好。瘦个村民低声讲,报警慢了,倒不如把刘根家的土铳拿出来放一铳,压一压邪气。刘父同样低声讲,那就请你去叫刘根快扛土铳来。瘦个村民嗯一声掉头就走。
原来汪思思的灵魂控制不住林峰附体,是她和一个好上的男鬼联手骚扰林峰附体。这会儿,正把林峰附体按倒在地。
汪思思的灵魂望着男鬼说,你有没有办法让林峰附体入睡?一入睡他的灵魂就出窍,一出窍,我的灵魂就能附上刘雄的身体,到时候我成了汪思思附体,也就是成为一个人了,我会买些香烛冥钱焚烧,让你好好享祭一番。
男鬼摇头,那张黑脸上长着尖如鸟喙的阴钩鼻,看上去很恐怖。这会儿,男鬼用怪鸟般幽咽的嗓音讲,我可没有那么高的道行,没有办法让他入睡。他还在叫嚷,他要是叫累了,自然会入睡,你耐心等着吧!反正我死死地按住他,不让他爬起来。
林峰附体在房内挣扎着叫喊,外面的人快进来救我。站在门外的刘父望着他大声说,不能进去,我们另想办法。男鬼一听,担忧地问,思思,他们想什么办法对付,我们顶得住吗?
汪思思的灵魂狡黠地一笑,说阳间人看不见阴间的我们,我们搞什么他们不清楚。也就是说,我们在暗处,他们在明处,暗处了解明处的情况,明处却不了解暗处的情况。暗处的我们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明处的他们腹背受敌,动辄挨打。
男鬼说,你也太自信了。汪思思的灵魂说,确实是这样,作为阴灵的我们可以看见阳人,阳人却看不见我们,我们主动多了,阳人被动多了。男鬼不太认同她的观点,反而讥讽道,你说阴灵好,干嘛拼死拼活要附体于阳人的身体呢?
汪思思的灵魂这么解释,在阳世可以拥有和享受许多财富,在阴间什么都是虚空的,我当然想附体于阳人的身体。我不光想这个,还想投生人身哩!只是现在不能超生,附体毕竟是暂时的,不是长远之计。在不能超生的情况下,附体于人也就成了我唯一的选择,因为到底比做鬼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