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離婚後,她揣着孕肚炸翻帝國首富婚禮笔趣-第七十章 有人跳樓了推薦


離婚後,她揣着孕肚炸翻帝國首富婚禮
小說推薦離婚後,她揣着孕肚炸翻帝國首富婚禮离婚后,她揣着孕肚炸翻帝国首富婚礼
简艾松开了她的手,冷声道:“伯母,我和云靳已经离婚,出于道义我来这里伺候伯父。”
“”可若是你对我还是态度强硬,那我不介意离开,那么伯父出事那就是你的原因。”
话落,她径直走向屋子。
赵婧站在那里揉着被她握疼的手腕,许久才气愤的走了进去。
简艾拿了一块毛毯盖在云强身上,然后笑道:“爸爸,你乖乖在家,如果无聊了,就让妈妈推你去晒下太阳,我有事出去一趟。”
云强眨了眨眼,许久才蹦出一个字,“好。”
走出云宅,简艾直接打了车去电视台,本想是去找胡总监,没想到来到电视台门外竟然会看到云靳。
他被粉丝围堵,那一架架摄像机对着他一阵猛拍。
“请问云总,小提琴小姐既然是你的前妻,为什么你还要把她的名额取消?”
“传言云总做事雷厉风行,是非公道都能分得清,为什么会在这种事情上乱了分寸?不择手段取消别人的劳动成果。”
“云总,胡总监的声明指向你,你还会继续投资星光大道的节目吗?”
徐特助和四个保镖挡在云靳身前。
看着云靳阴沉的脸,徐特助连声道:“不好意思,云总不接受采访,大家请回吧!”
“云总,是不是真的如同传言一般?小提琴小姐出轨,才导致老董事长卧病在床,所以才选择离婚的,还是其实一直都是误会,所有手段都是你安排的。”
听到一名男记者的话,云靳冰冷的脸上染上一道阴霾,他停住脚步,回头看向那群人。
“刚刚这个问题是谁提出的?”
他的声音毫无感情,语气冰冷的让人后背发凉,所有人不敢说话,都纷纷探头看去。
正在这时,一名年轻男子走了出来,他握住话筒淡淡道:“云总,这个问题是我提出的。”
“有胆量,有魄力,我很欣赏,不过你的问题我不喜欢。”
话落,他看向徐特助,徐特助领会他的意思朝着男子走去。
男子慌乱的后退,开始语无伦次,“你,你们想干嘛?”
“光天化日之下,难道还不……能说点实话?”
徐特助好笑的逼近,一把夺过他手上的话筒嘲讽道:“放心,你的命不值钱。”
把话筒递到云靳身前,云靳的声音如同微风一般徐徐吹来,低沉中带着坚定。
简艾站在人群后,注视着那鹤立鸡群美好的男子,她也想知道,对于那些铺天盖地的辱骂他会如何?
他说:“我前妻没有出轨,我爸爸病倒也不是因为她,她很好,对老人一直孝敬有加。”
“我们之所以离婚,是因为性格不合,再加上我们两年前就签约了契约关系,两年后如果还不能相爱就结束关系,相信大家都听说过,所以大家不要给她安一些不好的骂名。”
他的话,让简艾瞪大眼睛,那冰冷的心逐渐柔软。
他竟然为她说了一次话。
为什么?
记者再一次炮轰,“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取消她的参赛名额。”
云靳停顿了一秒,淡淡道:“因为她心思单纯,不适合娱乐圈,所以我想阻止。”
记者:“可你的阻止曾经差点把她推向风口浪尖。”
云靳:“我很抱歉,所以我今天在这里和她说声对不起,对不起,简艾,是我让小人有了可乘之机,导致你成为众矢之的,我会调查好是谁传出的谣言,还你公道。”
记者:“那你为什么又同意她继续比赛?”
云靳:“因为她说那是她的梦,我不能阻止。”
简艾的心再一次因为他的话而掀起涟漪,她看着他,泪水逐渐溢满眼眶。
她走了,悄无声息的离开电视台,一步步从电视台门口穿过红绿灯,然后来到对面的广场。
她站在世贸广场喷泉下,仰头看着那大屏幕上关于他的采访,泪如雨下,他终于为她澄清一切。
就在她感动之时,记者的声音再次传来,“云总,你和简艾小姐还有可能复婚吧!”
简艾的心因为记者的话而紧绷起来,她看着大屏幕,用力的看着他的脸,紧张的双腿发软。
会吗?
她和他还有希望吗?
如果他说有可能会,那么或许她会给他机会。
可惜,没有如果。
恶女的变身
屏幕里安静了几秒,所有人都看向他,直到他片刻的停顿,低沉的声音传来。
“应该不会了吧!”
应该不会了。
短短的五个字却让她痛到撕心裂肺,她的双腿发软,频频后退,直到坐在水池旁边的阶梯上,她才闭上眼睛,欲图把脑海中他的那句应该不会了驱散出去。
屏幕转换页面,采访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她参加初赛唱的那首《酒干偿卖无》。
随着音乐响起,音乐喷泉的水随歌喷起,泉水落下,直直地砸在她的身上。
片刻后,她成了落汤鸡。
狼狈至极。
“姐姐,你为什么哭?”
“你衣服湿了。”
一道大男生的声音响起,简艾微微睁开眼,看着身前的大男生。
大男生大概十七岁左右,脸上憔悴没血色,嘴唇发白,眼窝呈现藏青色,一套老旧的病号服,一双露出大拇指的运动鞋,早已经破烂不堪。
他被剃成光头,长得很好看,睫毛很长,笑容阳光,就是看起来没精神,很瘦很高,看起来快180了,让人不自觉心疼。
简艾用力扯起一抹笑道:“姐姐没哭,只是水把姐姐淋湿。”
“姐姐骗人,刚刚我和妈妈在楼顶,她说你哭了,让我来给你送纸。”
说着,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纸巾递到她的面前。
简艾颤抖地握住那张纸,笑道:“谢谢你,你妈妈呢?”
“妈妈在楼顶,她还等着我,姐姐不要哭了,姐姐那么好看,哭起来就丑了。”
“姐姐要笑哦!”
话落,大男生朝着商场电梯跑去,对着她挥挥手。
“好,你也要笑哦!”话落,她低下头,看着那包纸若有沉思。
就在她沉沦悲伤之时,她听到人群中传来的惊呼。
“有人要跳楼了,有人要跳楼了。”